网站首页 > 信息中心
信息内容
测绘人的快乐
发布者: 发布时间:2019/5/14 阅读:159


干测绘工作已经一年多了,和身边的很多朋友一样,我只是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得测绘工作者,但在这一年多的工作和学习中我发现了测绘人的很多特点:黑

肤色黝黑,黑又亮的黑。第一次见到干外业的测量人,少不了会被他们赛过可口可乐的“黑”肤色震住。如果没尝试过在太阳下暴晒几年或十几年,这种大规模的“黑”是出不来的。“踩在滚烫的路上感觉就象一条鱼在锅里煎”,测量人这样调侃“恐怖”的经历。这辈子,能保全“清白”的恐怕只有脚板底了。

仪器

俗话说得好,每一个成功的测量人背后都有一架仪器。别小看这些体积不大的仪器,它们身价几万、十几万的都有,比你开的车子还贵。测量仪器越来越先进、精确了,但还是要人去操作。对测量人来说,仪器就是他们相依为命的另一半,是手、是眼睛的延伸。有空你去测量人的办公室转转,每间每户都给仪器们腾出一个专门的房间安放,你要蹭到了,他准心疼得说你好几句。

大草帽

一件非常重要的道具。城里人在张艺谋电影里才能看到的那种黄色的、手工编织、通常还用红漆刷了两笔的大草帽,在测量队里多的是人手一顶,功能当然是遮阳。大草帽非常实用,晴天遮阳,雨天挡雨,去野外还能赶蚊子,简直可以配上“测量伴侣”的称号。

出差

千万别和“公费旅游”之类的美事联系起来。在测量队,谁要出差了,就意味着他要脱离城市生活,去荒郊野外餐风露宿了。这些年随着城市范围不断扩大,原先是农村的地方要纳入城市,最先把脚踏到那儿的一定是测量人,测绘出地形、地貌,才谈得上接下来的规划与建设。而对一大片陌生地域的测量没有十天半个月根本做不完,有条件时可以住农民家,没条件时在野外靠着棵树也得睡,这就是测量人的“出差”,年复一年,渗透着行走在城市与乡野间的孤独与辛酸。

    我是测绘人,“痛”并快乐着。

 
 

打印本页 || 关闭窗口